博瑞金融论坛—中国金融圈大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26844|回复: 517

ca88亚洲城手机版

  [复制链接]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8-30 08:05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金融圈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博瑞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这是一个发生在某二线城市银行女职员的故事,单纯、任性造就职场被潜规则的人生悲剧,唯有祝福送给她……希望大家看完故事,对于银行的职场潜规则有所了解。


【故事梗概】
 
  她是一个名校毕业未谙世事的漂亮少妇,老公骂她床上表现像懒猪,她就赌气不已。年轻客户大献殷勤,几包零食和甜言蜜语就让她红杏出墙。因为任性,一气之下与丈夫离婚, 在某银行支行做编外员工,追求所谓的事业。
    
  他是一行之长,在女性同事环绕的基层银行俨然成为全行主宰,善于欺骗感情的他,抓住对方心理弱点,步步为营。最后,他躺在宾馆床上,发短信给下属令其就赴献身,随叫随到。
    
  年过半百的行长用她软弱心理,暗示她主动献身。面对行长的权威,她以为自己找到事业的靠山,一厢情愿的将此理解为爱情,可惜钱行长已明确告诉她他们的关系是“性伴侣”,然而她已陷入行长的宫心计,天真地将行长对她态度的风吹草动当做人生救命草,更陷入老公、前情人、行长三方感情纠结不能自拔。
    
  最终软弱的她精神陷入几近崩溃的境地,患上心理疾病,变得更加神经质,钱行长通知市分行不再与她续约,抛弃了床上“有我在,就保护你”的诺言。她听信前老公建议,发短信向钱行长索取青春赔偿费,结果被行长抓住把柄,当众设下圈套让她陷入四面楚歌境地,并连连设计整治她,让她在该银行无立足之地。
    
  最终她被钱行长以及前夫一家抛弃,孤零零回到上海,重新开始未知的命运。


前绪

在希腊神话中,美狄亚是科奇斯岛会施法术的公主,也是太阳神赫利俄斯的后裔。她与来到岛上寻找金羊毛的伊阿宋王子一见钟情。
为了帮助伊阿宋,美狄亚杀死了自己的弟弟,并将弟弟的尸体切开,分割成碎段,抛在山上各处,让父亲和追赶的差役忙于收尸,以此拖延时间和伊阿宋一行人离开。 伊阿宋回国后,美狄亚用计杀死了篡夺王位的伊阿宋的叔叔,伊阿宋取回王位但也开始忌惮美狄亚的法术和残酷。后来伊阿宋移情别恋,美狄亚由爱生恨,将自己亲生的两名稚子杀害,同时也用下了毒的衣服杀死了伊阿宋的新欢,逃离伊阿宋的身边,伊阿宋也抑郁而亡。
美狄亚的故事很凄美,人们说,她是个狠毒的女人,也有人说,她是一个正常凡人女子罢了。。。。。。
有人说,我的性格和美狄亚的很像。因为大家都是女人而已。 “一步错步步错”,当你踏出了错误的第一步,命运的轮轴便不会再听你使唤。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在这里,我所写下的全都是我个人的经历,大家看了以后说我傻也好,坏也好,道德沦丧也好,我都认了。因为人就是这样,一念之差,一步错步步错,在明知不该的时候,却把持不住,到最后都是自作自受罢了。

事隔半年,过往的一切还历历在目,每天,我仍会因为某件事想到他是怎么样对我的,他对我说的话也依旧荦绕在耳。现在的我,已经分不清对他是爱还是恨,因为我自认为的痛苦不堪的经历对他来说,可能仅是一个笑话而已,他从头到尾都是在玩我。每天,越想到这些,会越恨钱宁,为什么自己付出了那么多的感情,得到的却是这般的疼痛。

一、半年后的见面(2009年12月):

回复可见正文,为的是让更多的网友支持本文,让大家警醒!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8-30 08:06
2010年1月1日:
今天是元旦,天气很好,和煦的阳光从窗口透入,照在身上很温暖。
自己不大愿意去回忆过去的事情,有时回忆也会是一种伤痛。坐在窗边的我,脑中思绪不断。。。。。
钱宁,是我以前工作银行的行长,很久以前,他一直是我最尊重的人,可是现在却是我最恨最鄙视的人
2009年12月:
两天后,我用公用电话给他打,他接了,电话那头骂我:你想干嘛!你个神经病!神经病!
这男人,我想激怒他:"我生病了,医生说我病的很重,我现在没钱,也没工作,你不是一直说要帮我的吗?“(其实我并不缺钱,我几个月前我的病情已经稳定,心理医生给我做催眠后也认为我的病可以自己控制,说让他帮我就是想看看他的丑陋嘴脸)
他怒了:”放你妈屁!你找我干嘛!你把离婚的事情赖我身上,你自己和小宋的事情你去找他呀,你外面男人还少啊!你要不要脸皮“
这男人,以前也是这样,为了摆脱责任,还在外面污蔑我和很多男人有关系,说我水性杨花,还说我勾引他。
我说:”我是不要脸皮,我还有脸皮吗?我的皮早被你剥的干干净净了!“
电话那头挂了机。
本来只是想打个电话气气他,没想到被气的却是我自己。记得上次被他叫去银行,被他打了两巴掌,他还叫了丁莉与孙必来做说客,于是我决定再去银行,去狠狠的让他出出丑,说我神经病,那我就神经病给你看,反正我已经是被他糟蹋地什么都没有了。
去银行前,我买了把刀,打算如果他对我做的过分,我就在他银行自杀,让他以后没脸再做他的行长。
在临近银行时,我在门口深吸了口气,因为进到这里,我需要很大的勇气。到这个曾经让我害怕的发抖的地方,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控制自己。
虽然柜台的女孩子都认识我,可没人注意我,也没想到我来这里做什么,所以没人拦我,我走进钱宁的办公室,他不在。我想让自己镇静,坐在沙发上等他。不一会,钱宁进来了,他看到我就表现的一脸怒气,而我看他的表情则是鄙夷至极,他恶狠狠地说:“滚!"。哼,他曾经对我做那么狠毒的事情,为那么恶毒的言语骂我,他凭什么叫我滚。我很平静地说:”我不会滚,我只会走!“
我站起身,想走过去狠狠地打他一巴掌(这是我一直想做的),没想到他一把拉住了我,我不但没打到他,还被他头上打了一拳。不管如何的愤怒,我的力气也不及他。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8-30 08:06
不一会,一个穿警察制服的男人和两个副行长,一个信贷科长冲进来,制服男冲过来把我按在了地上,我动弹不得,钱宁坐回他的位置,骂我:”她是给她的钱用光了,又想来问我要钱的!“我气急了,拿出了包里的五千,朝他扔了过去,钱撒了一地。孙必是这里的副行长,也很可能是他一直以来的另一个情人,是她以前为了他的事给我做笔录,逼我签字说和他没有不正当关系。
孙必:“你和他根本没什么关系,你来这里是骚扰!”
我:“我就是要骚扰他!”
孙必:“当初辞职是你自己递的报告呀!”
我有些无法言语,冲口而出:“我是被逼的!你说我是无中生有,还来要钱,为什么我不找别人,偏偏来找他!”
孙必:“你当然不能来找我啊,我是女的,你总不至于说和我是同性恋吧."
这女人真卑鄙!以往一切,我和她接触不多,和她也从没有什么过节,没有哪里得罪过她。当初孙必、丁莉帮钱宁给我做笔录,为他解决了我这个定时炸弹。接着一周孙必升了行长助理,我辞职后没多久,她又升了副行长。我不能在这里毫无根据的说这之间有什么联系,但的确会让人怀疑。
孙必继续道:“你这样是精神不正常,要不要叫精神病医院的来,让你进去住几天?”说完,很轻蔑的看着我。同样是女人,她何苦对我如此呢。
对于孙必,我无意与她多说。
我转过头,对钱宁喊道:“钱宁!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以后决不放过你!以后你就等着和我一起死吧!你做的事你心里清楚,是你当初还威胁我说因为我离了婚,如果别人知道我和你的事情,别人都会说是我勾引的你!”
这时,孙必大声说:“我叫110了!”
一眨眼的功夫,派出所的人来了,想把我拉出他办公室。刚开始,我躺在地上,说:“我不会走的,要我走除非你们拉我走!”
他们就把我拉出去,临出办公室门时,我对着钱宁喊:“你做的事情我老公都知道,我家里也清楚,我要是出了事情,他们都不会放过你!我的一辈子都被你给害了!我女儿还那么小。。。。”边说边哭。
当时,我的情绪很激动。
接着,我被警察拉了出去,做在警车里,我一个劲的哭,警察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边哭边说:“当初是我离了婚,一个人没什么依靠,自己来江口这个城市才一年,为了保住工作只能和他在一起,最后受不了刺激,还得了抑郁症“警察说:谁叫你没什么前景,他花头比你足啊!”
到了警局,我坐在那一直哭。
最后他们打电话给我前夫,让他来保我。
接着警察给我做笔录,我说我没什么可说的,要问就去问钱宁,警察说:“他的记录我们做好了,他说你是因为辞职了,现在又想回银行做,所以去找他。”
我不做声,我怕我一说什么,他们又会逼我签什么字。
前夫来了,抚摸我的头:“傻丫头,你这样做有什么用呢?真的要报复一个人不是这样做的,你这样伤害的是你自己,真的要报复他需要有周密的计划。宝宝很想你,你多来看看宝宝吧。”
派出所的所长和我前夫谈了一会,前夫过来对我说没事了,也没留什么案底,他带着我走出了派出所,外面,天很冷。可不管发生过什么,在前夫的身边,我还是能感到一点安全。
晚上,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为了钱宁,我做了许多以前从来做不出的事情,我真的因为这个男人变的不像原来的自己了。从遇到他到现在,有两年多的时间,这两年可以说是让我过的惊心动魄。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8-30 08:06
2008年11月左右:
  第一次的时候,是我去的江阴,钱宁来接我。当时我不知道他要开车带我去哪里,只是顺着他,坐在车里一言不发。很快,他开车到了一家酒店门口,他进去了,我仍在犹豫,走出车,想着要不要就这样溜掉,还来得及。没多久,他出来,说客满了,换一家。
  于是我顺从的进车,随他带着到了江阴的寄养山庄,他打电话给他的朋友,让他联系房间。前台的小姐说要押金,见他很不客气的将一个信封里的钱拿 出来给前台算是押金。他的动作很麻利。
接着,我跟在他的后面进房间,心里很不安,觉得丢人。
到了房间,他坐在椅子上,很平静,我不敢靠他太近坐在了不远的床边。他笑着很亲昵地叫我小丫头,我不敢直接看他,
钱宁:“你现在还怕不怕我?”
天哪,他怎么知道我心里一直怕他呢。
我低着头小声说:“还是怕的”。
他笑笑。伸出手一把把我拉进他的怀里,我想自己大概是麻木了,任他不停的亲我。
过了一会,他停下来,说要洗个澡,还说:“我对我老婆讲了,说出来洗个澡的,不洗肯定没法交待。
我没做声,这就是他对家里的借口吗?出来洗澡?还有这样的理由。
“一起洗吧?”钱宁要求着问。
我不做声,犹豫了会,不知道该怎样,一起洗,真的要发生那样的事情吗。我站着想了会,看着钱宁。都到这步了,我还想干嘛,后悔索性就不要来啊,我劝自己。
鬼使神差的,我脱了外套,他在一旁看着,在只剩内衣的时候,他急不可奈的将我一把抱住,我现在已经忘了是怎么进去洗的澡。只记得,在洗澡时他不住的揉搓自己的脸,我在怀疑,他是在为自己的行为矛盾吗?
钱宁先洗好了澡,到了床上等着我。走出浴室,看到这个一向让我害怕的男人那样光着身子,我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我小心翼翼的走到钱宁身边,钱宁抱着我,笑着说:“刚才洗澡的时候摸到你水很多啊。”我愣愣地看着他,不敢作声。没想到这种话从钱宁嘴里说出来。接着他问我老公给不给亲我下面,我也没回答他。然后他动作麻利的教我。再接着,他兴头来了,就转过身,进入我的身体。我有点紧张,觉得有点疼,不自觉的小声叫了一下。钱宁细心的问我是不是弄疼我了,很温柔。一下子觉得他亲近了许多。他的动作很轻柔,大概是怕弄疼我。很快的,他就结束。
结束后,他又去洗澡,回来,对我说:“其实我对这个不是很喜欢,为了工作,我想这样我们以后能更好的沟通。”我心里奇怪,你不喜欢干嘛老来招惹我。
钱宁在床上陪着我躺了一会,感慨的说:“没想到。”我好奇的问他:“没想到什么?”钱:“本来一直以为你是淑女。”接着问我:“你为什么会离婚”,这是我心里最痛的地方,也是最不敢让别人知道的,我总不至于说最重要的是因为我外面有人才离的婚。
我答道:“因为他不关心我,他一直要玩游戏。”
钱宁笑笑:“玩游戏让他玩好了,这没什么的。”
接着,钱宁特意说:“你知道吗?你老公给单位发了传真。”
“我知道”
“你知道?”他有些惊讶。
“王佩和李树拿着传真来给我看了,我对她们说不要对外宣扬,还说是因为你老公得不到你才发这样的传真”
听了钱宁的话,我一下子心里很感激他。没想到,传真的事情是他在帮我。本来那天,我看着传真从传真机出来,心都凉了。上面写着,说我水性杨花,心肠恶毒,不要女儿。当时,我一看到,就紧张的把纸撕的粉碎。在办公室坐着哭了会。我知道,老公肯定发到了每个传真机上。再怎么样,我的日子还要继续。于是我把眼泪擦干净,装作没事一样去厨房吃中饭。
我心里真的很感激钱宁,我最怕的就是传真的事情,那是我那阵子最大的阴影,我甚至已经做好了辞职不干的准备。现在有了钱宁,我不用怕了。
钱宁走的时候,告诉我让我明天打车回江口,说发票找孙必报销,还说要是饿的话有吃的,还不住的说谢谢我。
我心里很鄙夷,“为了和你上床谢我?我是什么礼品吗?”
这样,我和你的帐算是两清了吧,我不再欠你什么了,你给我的工作调动,还你了,以后不要刁难我了吧。
在他临出门时,我发自肺腑说:“谢谢你一直帮我,钱行长!”他顿一顿,关上门离开了。在心里,我看不起他,更看不起自己,心想,这就是一次交易而已,过去了就会好的。没有人会知道。早在来之前,我就只打算把自己给钱宁一次。

第一次,钱宁对我很温柔,我竟然开始对他有了点好感。晚上睡在宾馆里,我竟然安然的睡着了。但我知道,这仅是一次交易,起码保证了我以后在银行不会再吃苦。钱宁走时说早上时让我自己叫车回去,已经显然表明了我和他之间的距离。
第二天一早大概六点多,我还在迷糊中睡觉,电话铃响了,没想到是钱宁,说给我叫好了车,让我过会下去。说实话,我很高兴,本来他说今天不会来的。我赶紧起身,再去浴室冲一下。打算快点洗完澡下去。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8-30 08:06
还在洗澡时,门铃响了,本以为钱宁会在楼下等我,没想到他会上楼来。我赶紧裹了浴巾,去开门。开完门立即又回浴室,把身上擦干。我有些不好意思,让他在这里等。所以想尽快收拾妥当。正吹着头发,猛的发现他靠在门口笑笑的看着我,像是在欣赏,吓了我一跳,裹着的浴巾差点掉了。他笑笑,拿过吹风机细心的帮我吹干头发。我站着,有点傻。没想到,这个平日严肃不讲人情的行长,此时也会如此温柔。望着浴室镜中的自己,以及镜中站在我身后温柔的钱宁,我如在梦境。
钱宁帮我吹干头发后,我到房间去穿衣服。此时的我,还是有些羞赧。我不敢出声,静静地坐在床上穿衣服。他站在一旁,却不见了以往在银行的那般气焰,当我偶尔抬头望他时,他回我的是娇宠的眼神,仿佛我整个穿衣的过程都是那么让人回味。我不敢直视他,真不知道,这次以后,等待我的将会是什么样的生活。
“我先出去了,要是让别人看到我和一个小姑娘来开房,人家要笑话。房间过会你去退吧。”
我沉默了,在我的眼里,钱宁是常干这种事的人,在他这样四十八岁的年龄,还会有不好意思事情?
钱宁匆匆地走在前头,我跟在后面。一路上,我总是刻意与他保持着三十米左右的距离。其实,心里害怕的人应该是我,让别人看到我一个年轻女子和一个老头子开房,别人又会做何感想,甚至会有好事者把我当成是妓女吧。
当我走到大厅时,钱宁早已走出了宾馆。我镇静了一下,装作坦然的去退房。在退房时,我知道,昨晚他付了一千押金,退了我五百多,这钱拿在手里,我竟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理,还给他?那就是还要和他再见一次面,我不想见他,再说这算什么呢,开房还多退少补?踌躇之间,我将这五百多元钱塞进大衣口袋。
出租车就停在酒店门口,他在车旁等我。等我坐上车,他便立即离开。就这样,我离开这个我仅逗留了一夜的小城市,哪怕我还未看清这个城市的街道。我只是知道了,以前钱宁安排单位旅游住的宾馆是什么样子。记得那天的早上,天气有些凉意,坐在车里的我有点瑟瑟发抖。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飞驰,司机的表情好像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也许是我自己做贼心虚,一路上老是担心司机看我的神态,会不会以为我是妓女?
其实,我之所以昨天发消息给钱宁,因为我知道自己第二天一早是要值班的,这样,就是给自己一个时间上的控制,不会和钱宁发生任何事情,仅是喝茶。但事情不是我原本想的那样,快速的发生了,没有强迫,只有我内心的挣扎。事到如今,我只能相信昨晚的一切,还有早上钱宁抱我时残留的清香味。我的脸色是苍白的,脑袋有点发胀。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我的预料。如果不是还坐在出租车里,我真会以为自己是做了个梦而已。
银行值班要在早上七点半就到,我准时到了营业部,没有人察觉我的异状。但整个的一天,我心绪不宁,以后要怎么办呢,他会怎么想我?仅此一次,不会再有了,该还他的也还了,他不就是要这个吗。我现在应该可以安心的做这个信贷的工作了吧?——我并没有知恩不图报。一整天我不停的劝慰自己。
其间,钱宁打了个电话来营业部,我接的,
“是王佩吗?”
奇怪,他没有听出我的声音。
不敢和他多说,赶紧把电话给了其他的同事。
快下班时,他给我发来一条短信“对昨天的事情,你怎么看?”
他这是在试探我吗?我不能让他知道我的不愿意,那样对我在银行的状况不好,于是我违心的回道“甜甜的。”
他回“那我就放心了。”
看了他回的消息,我无语,有些无所适从。
本来我打算让那一次成为填在我心里永久的秘密,可是没想到,之后的发展完全是我未曾料想的。

待续。。。。。。。。

0

主题

90

帖子

0

精华

潜力会员

Rank: 3Rank: 3

性别
发表于 2010-9-2 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情况应该是很正常的,道德的约束力已经丧失,遇到这种事只有同情了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13
 二、初进广宁银行

  07年8月,那时我25岁,我和前夫许离开了共同生活了四年的上海回到老家江口。回来的原因,主要是两方面,一是因为对女儿的思念,二是因为上海的生活压力较大。其实,我和许都像是小孩子,都没吃过什么苦,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生活经常是吵吵闹闹,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以前,我老觉得那样的生活是没有爱情的,以为自己不幸福。可经历了后来的许多事情后,我才明白其实安逸平淡的日子才是最大的幸福。那时的我只是生在福中不知福罢了。

  回到江口,许很快进了法进银行工作,做他的老本行信贷。他是上海某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再加上以前六年的银行工作经验,找个小城市的信贷员做是绰绰有余。而我,也因为是名牌大学毕业,再加上之前不错的工作经验,也顺利进入银行做柜台的工作。我很高兴有这份工作,因为老公一直在银行做,他从来不和我说他的工作,我一直都很好奇,经常想,哪天我们一起都在银行工作那有多好。他老说我傻傻的什么都不懂,呵,现在我也在银行做啦,你做的工作我也能做嘛,叫你再看不起我。那时,公公常告诉我们工作要努力,刚开始是比较难的,但我们已经开了个好头。而且,公公一点不反对我去银行做编外的柜员。刚开始,我还不敢告诉家里,怕家里人看不起我。后来,一直是公公给我打气。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被分到了广宁银行收入最高的分理处,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我知道银行靠的都是关系。细想想,也许是因为自己学历高?还是因为以前在一家知名外企做过?从进银行培训开始,我就觉得我在许多方面受到了优待。同期培训的同事都羡慕我能进那边的分理处。

  那时,是各支行的主任来把我们这批新员工领回去。那次,我见到了这个外表看来温顺但有种让人说不出的反感,后来打110叫我抓我并骂我“神经病”的女人孙必。当时,孙必就是这家支行的主任。

  刚到银行时,孙必带着我认识同事。当时钱宁正好不在,我就被带去先见了副行长,接着去营业部。大家都很热情,对我这个新同事问东问西,也许是对我的来历好奇吧。李树是这里的营业部副主任,瘦瘦的,但看的出,是很老实的一个人。另外一个有点胖,短发的女人叫王佩,是这里的营业部主任。另外还有四个同事,整个营业部人并不多,总共加起来也就只有二十多个。

  一到这里,我感觉这里的氛围很轻松,副行长也很好,第一次见面就和我握手。所以没一会,就和他们打熟了。当我正和李树说的热火朝天的时候,大家突然不出声了。我没注意到旁边多了一个人,还继续说着,等我发现时,他已经站了许久。一看是这人,个子不高,但脸上有股傲气,不可一势,45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王佩赶紧过来介绍:“这是钱行长”,我对他微微笑了笑,觉得自己刚才很失态。

  这个男人就是钱宁,我对他第一眼没有什么好感,人不帅,不会让我留下任何深刻的印像。

  那第一次的相见,我怎么也不会预料到,后来竟然有一天,我会和钱宁上床,竟然有一天,他会指着我骂我“不要脸!婊子!”。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13
  三、矛盾初发

  第一次见到钱宁,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深刻的印像。我想,自己只不过来这当个小小的柜员,做好本职工作便可。不大会惹到那个行长的。

  过了几天,钱宁找我去他办公室谈话。

  我心怀疑惑,我只不过是一个小柜员。行长要找我谈什么话呢。

  走到行长室门口,我轻轻的叩响门。行长室很宽敞,大大的房间里放着一张会议桌,很明亮。

  钱宁看到我,很和蔼,忙招呼我进去。

  钱:“孙芳,你的履历我看过了,市行的王行长对我说你是人才,我看你以前的工作经历和学历都非常不错。”

  我:“谢谢钱行长,我之前在外企的工作经历让我学到了一种工作态度,我大学里学的并不是金融专业,但我一直对银行工作非常感兴趣。我认为大学教导给人的,主要是一种学习的能力。”

  钱:“你知道吗,我们城东支行是广宁最好的支行,是广宁的黄埔军校。”

  我:“我明白了,钱行长,我会努力工作的。”

  钱:“你家里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我爸爸以前是劳动局的,妈妈是公交公司的。”

  钱:“你老公是做什么的?”

  我:“我老公也是银行工作的,做信贷。”

  钱:“孩子多大啦?”

  我:“两岁多了,是个女孩子。”

  我挺老实的,领导问什么,我便答什么。

  最后没什么好说了,我心里纳闷,我做个小小的柜员,还是编外的合同工,你行长有什么好问我的,这行长敢情是吃饱饭没事做了。

  问话完毕,我回柜台继续工作。我的师傅小王也非常好奇,问我钱行长找我谈什么。我说我也搞不清楚,就问了些一般的情况。

  想不到第二天,王佩就过来宣布:“钱行长说了,行里没人,让新人马上上柜做。”

  听了王佩的话,我心中郁闷极了。我才来这银行两周不到,以前从来没做过这方面的工作,让我马上上柜独立操作,万一出了差错怎么办。

  另外,这里然然不是还做着呢吗,为什么要马上把然然调走,让我接替呢?甚至新的操作号也没编下来,而是让我用然然的号码做。

  这营业部做了没几天,我就发现。整个营业部的人都很讨厌然然,好几次,娟子还故意刁难她,我看到然然好多次流眼泪。但是在我看来,娟娟是脾气暴躁,得理不饶人,而然然除了做事慢些,并没有什么不对啊。看来,这个营业部也不是这么好待的。

  接下来,然然的调离,让我一个新手立马上去做,我势必会成为众矢之的。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13
 回家后,我便把工作上的事情和家里说了。看以后要怎么办。家人给我的意见的,一定要顶过去。公公分析道,营业部人人都不喜欢然然,可然然又在上头有一定关系。所以行长一直夹在里头不好做人。现在我进了银行,行长自然是近不及待的要处理好这件事。让我立马上柜操作,其实是为行长解了燃眉之急。这样,行长可以顺理成章的把然然调到一个轻闲的岗位,对上头好交差。而营业部,也不再会有那么多的意见。另一方面,又可以借以说是在锻炼我。

  听了公公的一席话,我霍然开朗。只要这不是行长在有意刁难我便可以了。公公还嘱咐到,在这样的关头,我一定要努力把工作做好,做的越好,行长会越欣赏我。并一再嘱咐我,不要参与别人任何的讨论,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要当长舌妇。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14
  很快,然然就调出了营业部。而我接替她的岗位。说实话,我很紧张。有问题时,我便自然会问我的师傅小王,可是当时,柜台上只剩了我们两个人,有时好点是三个,她也很忙,不可能所有的问题都会回答我。

  而王佩,刚开始我对她的印象不错,可是后来,渐渐的我发现,她比较善于做戏。然然在营业部,娟子对她的不好是放在脸上的,可王佩就不一样。当然然被人欺负的时候,都是王佩对她最和善。可然然不在的时候,关于说然然不好的话,都是从她的嘴里出来的。充分说明了王佩这人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所以后来我比较提防她。

  关于让我这么早上柜操作的事,当时娟子一开始就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其他人则是有话闷在肚子里。我知道,钱宁的那个决断,让我以后在营业部没有安生日子过了。

  我上柜操作没多久,钱宁来营业部时,会特意走过来关照我一下,语气很和蔼。可不管他多和蔼,我对他的反感都很强烈。有时心里想想也挺气的,一个月就拿他八百多元钱,还是编外员工,有这么整人的嘛。现在还来做什么好人。莫不是想赶我走?因为,刚进城东时,师傅小王就对我说过,当初,本来王佩和孙必说好了要另外一个女孩子过来的,说是那女孩和王佩是亲戚。可想不到,后来市行分了我过来,那女孩被分去了滨湖支行。听了小王的话,我才明白,为什么当天孙必来市行领人的时候,我就隐约感到她不喜欢我。当时,多亏了小王的提醒,才让我知道以后要少惹王佩,因为我已经得罪她在先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qq:19916961|投诉举报|辽公网安备 21020402000478号|博瑞金融社区 ( 辽ICP备16006943号-1  

GMT+8, 2018-11-19 11:08 , Processed in 0.122720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