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瑞金融论坛—中国金融圈大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重归大海

ca88亚洲城手机版

  [复制链接]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14
 慢慢的,我发现这营业部的确是没有我原先想像的这么简单。然然被调走后,有一次,市行打来电话,说有客户投诉,还问是谁。当时正好是娟子接的电话,娟子想也没想,大声说:“肯定是我们这里的然然啊,她这个人一直这样的,以前就有好多人投诉她呢。我们已经把她调走了。”虽然不是我的事情,可我在旁边听着,心里很不是滋味。整个营业部的人都很清楚,然然已经调走一段时间,那个投诉另有其人。可娟子因为讨厌然然,竟然这样污蔑人。这件事情,分明说明了娟子人品有问题。同时,我也为自己捏把汗,她能那样对然然,等哪一天,我成了她的眼中钉,她也一样会这样对我。

  后来,我还知道,原来大家讨厌然然,主要是因为然然手脚慢,很多活都变得让别人做的多。而且她记性又不好。有一次,然然错出了二千多元,本来这样的事情,按营业部以往的做法,是隐瞒不报,暗暗让当事人把钱填上了事的。可就因为大家想赶然然走,就故意进行了上报,让然然吃了个处分,而且还赔了钱扣了奖金。

  这一切的事情,都让我做事分外小心了。现在然然走了,大家没了敌人,必然要在这里找个新敌人出来。我刚上柜做,手脚肯定也是慢的,如果做的不好,很容易就会变成第二个然然了。

  大概钱宁也是怕我错钱,所以让王佩找个人在我后面跟着教一段时间。可是,却一直是我一个人做,没有人教。有几次,钱宁来营业部看时,王佩就特意坐到我身后,耐心的教我。钱宁一走,王佩也就马上离开。她演戏演的很好。我不恨王佩,却是越来越恨钱宁。

  那段日子,白天工作紧张,回家后是我最放松的时候。在家里,我向老公和公公诉苦,说上班累,可老公不理解,说柜台的工作他也是做过的,很轻松。老公还说,是我在家想偷懒,不想带女儿,所以老喊累。细想想,其实我和老公的矛盾从那里就慢慢开始了,我们的心在越走越远。我心里怪他不理解我,他又觉得我过于娇气。那几日,回到家,我经常抱着老公哭,他不但不安慰我,还会嫌我烦人。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14
  日复一日的,一方面我努力的学习柜台的基本技能,另一方面一直想找机会摆脱钱宁造成的这种局面。那段时间,我真的很讨厌这个行长。人家都说,枪打出头鸟。营业部的人整天关在那里,心里自然就郁闷,他这样一整我,不正好让我成了那出头鸟。

  终于,让我等到了一个机会。上面说,过一段时间,会有总行的行长来检查工作,很可能会来城东,而且是个老外。听了这事,我想了想,这也许是个好机会,如果能得到总行行长的欣赏,那别人就不能再欺负我了。如果王佩本来有让我提早上柜,出了重大差错,就可以把她亲戚转调过来的想法,到时也没了办法。所以,听说了那个消息后,我从来不对别人说我英语好。本来我的英语底子就不错,那几日,我更是回家拼命看关于银行方面的英语。

  行长检查的日子总算来了。我知道,一般情况下,作为总行的行长,钱宁他们是决不会让我一个新进员工和行长直接交谈的。所以我要见机行事。正巧,行长走到我这个柜时,问起桌上的捆钞机是怎么用的。钱宁让我从钱箱里取了一万元钱,亲自捆给行长看。没想到,捆松了。我趁势拿起来,把钱重新捆了一下,并用英语向行长介绍。行长一听我会说英语,就接着问我问题。本来翻译是要翻译过来的,我不等他翻,直接就和行长对话。并刻意在谈话过程中简单介绍了自己的学历和工作经验。

  如我所料的,这次表现,总行行长很欣赏我。

  但没想到,行长走后,孙必和王佩来告诉我,说我表现不好,行长问我话时,我都不站起身回答问题,说这样很不礼貌。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14
  我嘴上不说,可是心里却想,以前我的领导都是老外,老外一般都特别的随和,他们更喜欢的是一种亲近感。你越是和他们保持距离,他们越是不喜欢。这点和中国的领导不同。

  其实,当时刚进广宁银行时,我一直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这里的员工素质普遍较低。光说英语吧,在我以前工作的地方,这是起点。可这里,没几个人讲的好的。更别说学历方面。而且,这里的人都喜欢在背后说人坏话。而我以前工作的地方,如果对你不满意,都会当面指出。并且,工作中,人们是从来不会去讨论别人家里的事情的。在以前的那家知名外企,工作在一起几年的同事,都不会知道对方家里情况,知道了,也不会去对别人说。可在这里,一点小事,就像是有个扩音喇叭,传的又快又广,有时还要添油加醋。要不是抱着反正家里不缺钱,混日子的想法,我是不会愿意做这样的工作的。那时,心里还是有点害怕,会不会时间久了,我变的和她们一样。

  回到家,公公老是教我不要和她们学,不要和她们多说话。说是干完活,就回家,不要去多啰嗦。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15
 我知道,在这样的工作环境,总行行长的表扬是不会起太大的作用的,如果处理的不好反而会适得其反。所以,在那次事情后,我从来不提自己英语好的事情。一旦别人看出你骄傲,或是高调,那很快你会被排挤。人难免会犯错,况且我这样的工作新手,她们要在工作上抓我一个把柄何其简单。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15
  四、钱宁之初步印象

  在营业部,每天结帐的时候,就是大伙最开心的时候,我们用公费买了好多零食藏在营业部后面小房间里,结帐时就躲里面偷吃。那时,大家最怕的就是钱宁来看到,会数落一番。
  
  一次,我正吃嚼着块饼干,大家都小声说钱行长来了,结果我还没听见,他一开保险门进来,我瞪大了眼,嘴里的饼干都差点掉下来.心想,这下惨透了,不知道以后又要怎么整我。他却是看着我笑笑。第一次,我觉得他比较好一些了。

  自从上次的行长检查,我在营业部的日子好过了许多。业务也慢慢熟了。这期间,当然也有许多不开心的小事,但那些也都不足以提起。记得刚上柜操作大概两周的时候,有一次晚上盘库,我一算,结果少了一百元。当时,我心里紧张急了。因为之前听老公说起过,以前他们银行里,有个男孩子盘库时多出一百元,于是他擅自把钱藏在了衣服里,以为这样可以了事。没想到整个过程都被拍摄下来。后来事情闹的很严重。

  不管怎么样,这样的惩罚恐怕是少不了的。别人才不会管你多久上柜没经验,才不会管你刚上柜操作还遇上人手不够,工作有多辛苦。

  想了一下,还是把错钱的事情告诉了王佩。心想,该来的还得来,要躲的也躲不了。要怎么处理,由他们去办吧。

  当王佩盘库时走近我身边里,我小声对她说:“王主任,我今天库存出了点问题,好像少了一百。”出乎意料,王佩并没有大吃一惊,反而是叫我不要声张,快点把一百元填进去,说是市行的库车快到了,先把箱子送到市行再说。

  听了王佩的话,我心里纳闷。如果说,她马上处理此事,公开上报,我反而应该安全。她让我如此处理,以后反而是后患无穷。不过,我还是按她说的做了。事后,王佩只是让我小心点,便再没有提过此事。现在想来,当时王佩必定已是私下上报了钱宁,背后捅了我一刀。

  业务的熟悉,再加上和同事也越来越熟。工作便不像以往那般紧张了。
 
  渐渐的,我听说了钱宁的一些事情。说是有一次,钱宁开车违规,被交警拦下,气愤的他特意给了一张假币作为罚款。另有一次,有一辆车停在了钱宁固用的车位,气急败坏的他,当场踢下了那辆车的车牌。

  这一件件的事情,让我逐渐对这个人开始感兴趣,并开始细心观察。

  说实话,虽然我和钱宁接触不多,但他给我的第一印像,是为人狡诈,城府极深。如果你要想清楚的看一个人,不要看他的表情,也不要听他说什么,而是看他的眼神,那是骗不得人的。并且,要深刻了解一个人,那就仔细观察他的细节。

  在银行,钱宁非常注意节俭,中午吃饭,谁要是吃饭剩菜什么的,他总是会批评上几句。而且,他可能还有些洁癖,因为他特别看不得营业部有一点脏。经常会走过来,叫我擦这擦那,甚至是小角落里的灰尘,他都能看到。

  一天,记得是个大晴天,可那天却出奇的空,并没多少顾客。正当我坐在那闲着无聊,突然瞧见钱宁站在银行大门口朝外望着什么。好奇心的驱使,我就仔细看了看,他在那张望什么呢,这外头又没什么风景,有什么发瞧的。顺着他望的方向看去,看到一个美女走过,那女的越走越远,走很远了,钱宁望着。看到这,我心里突然想笑。说实话,这银行也确实没什么美女,难怪这行长要往外发展。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15
 那日一回到家,我就兴高采烈地对老公说,“哎!老公,我今天有一个重大发现!”

  “你猜,我今天看见什么了?”说完,我神秘的笑笑。

  “你呀,一天到晚没事做,就瞎好奇.”

  接着,我先忍不住笑起来,“我今天看到我们行长站在门口盯着一个美女望,人家都走很远了,他还舍不得不看呢。”

  “哎!没想到啊,没想到,原来这行长还好色呢。本来以为他是个正人君子,想不到这只不过这样。”

  “你以为当领导的就是好人啊。”老公打趣道。

  我狐疑了一会。也和老公打趣,也算是试探。
 
  “要是你看到一个美女,会不会盯着看?!”

  老公边玩游戏边说:“我哪有心思去看美女啊,你看,我一下班回来就对着电脑。”

  “你找了我这样的老公多好,喜欢游戏,不喜欢女人的。”

  呵呵,我心里满意的笑了。是啊,老公每天玩游戏都到深夜,说梦话都是游戏里的事情,哪会在外面寻花问柳的呢。而且,我们之间,自从我一次流产之后,对夫妻之间的事情,我一直心有畏惧。去医院查了好多次,看来看去也没个结果。不过,还好老公性欲不强。

  由于觉得钱宁这人有意思。所以后来每次他来营业部,我也会特意观察。

  钱宁对女下属一般都要格外关心些,语气也相当温和。营业部的事情,他只听王佩和娟子的,而且十分相信她们。她们说谁好,谁就好,说谁不好了,钱宁马上就会处罚。平日里,王佩和娟子干的活比较少,日子也过的清闲。营业部主任的活,差不多全让李树一个人担着,但他倒也从无半句怨言,即使曾被娟子陷害了几次,也不去说谁的好坏,只管做好自己的事。谁让他做什么,他就去做。

  甚至,王佩在上班时,还会常出去逛街。也没有人说她。

  每次钱宁来营业部,都会坐到王佩旁边,然后闲聊。有时王佩加班,钱宁也会来,会和她聊上一会。看的出来,他俩的关系非常好。

  早在分来城东之前,我就见过王佩。那时我们新进员工还在培训期,市行特地找了王佩过来教我们点钞。当时看到王佩点的那么快,心里也比较钦佩她。后来,到了城东后,发现营业部的人都会有意无意的拍她马屁,而行长也是特别器重她。

  差不多,每次钱宁找我谈话,都会有意无意提到王佩。本来我对王佩没有特别的印像,可是钱宁一再在我面前强调说:“王佩虽然学历不高,可是业务技能非常好。而且人很善良。”当时,我心里纳闷,王佩为人如何善良,你钱宁又是如何知道的。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15
 有几次,我瞧见钱宁与王佩谈话时眼神暧昧,当时我看着有些发呆,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不过,当初我立即就骂自己,怎么能那样去想,钱宁和王佩年纪相差那么多,王佩的老公还是市行个金部的科长,绝对不可能的。

  可后来有一次,我正想去营业部后面的小房间吃点东西,一把被同事叫住,小声对我说:“钱行长和王佩在里面谈话呢!”我脱口而出:“啊?谈话干嘛要在这里关着门啊。”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极了。同事看了我一眼,没说话。再接下来,发现钱宁经常会这样和王佩谈话。我心里也觉得奇怪,如果是谈什么重要的事情,完全可以去行长办公室啊,为什么两个人偏要躲在那密不透风的储藏室。

  对于钱宁这个人,对他的评价我一直是不能确定的,如果一切是真的,那只能说明他的城府很好。

  在发现那一切之后,我做事更加小心,注意不能得罪王佩和娟子。同时,和行长要注意操持距离。如果他们真有那回事,我要是拍马屁过头了,肯定要被王佩排挤。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16
 五、婚变

  在广宁城东工作,上班时我一向都很小心,怕得罪不该得罪的人。

  有一次,王佩把银行卡给我,让我取两千元钱出来。我取出后把钱夹在卡里放在了桌上,王佩过来拿,拿起时,不知怎么钱掉到了地上。她把钱捡起来后,点了一下,很生气的对我说:“怎么少了两百元!”我吃一一惊,给王佩的钱我数了好多遍,怎么会错呢。可我不能顶撞她,只是说,那我把库盘一下。盘了两遍,我的库存也是一点问题也没有。可王佩还是执意要我找出原因,还说我做事不小心。正在这里,另一位同事也朝地上看了一下,说:“这地上不是还有钱吗?”王佩看了一下,把钱捡起来,没说什么,就走了。

  我心里委屈,在单位,我不能伸张,只能压在心里。于是到了家里,不再像以前一般对老公小鸟依人。

  我常会和老公哭诉单位的事情,这些公公也都知道,他们让我忍着,说我刚进银行,要夹紧尾巴做人。在营业部做事,晚上七点多回家是常事。而且当时营业部又缺人手,有时一周只能休息半天,一天从早干到晚,中午轮班,就算轮到自己休息也只能休息一小时,真的很累。那时,连师傅小王也病倒了。她索性请假不来,那时,营业部的人就更少,现金柜就只剩我一个。

  就这样,渐渐的,家里对我的意见越来越大。老公说:“一天到晚,孩子也不管,家里事情也不做,还说工作忙!好像你现在上了班不得了!”我听着那些话,心里很委屈。在单位受人欺负也就算了,老公还不理解。

  有一次,老公特意来我银行看我,那天正好没多少人,比较空的一天。回家后,他就对公婆说我单位很闲的,根本没我说的那么忙,说我一天到晚就会偷懒,装可怜。我心里说不出的苦。也越来越不想理他。

  我知道,在老公的心里,他不希望我去上班,他喜欢像以前一样,每次他回到家打开门,我就像小狗一样欢快的冲过去抱他,然后给他一个香吻。可自从去银行上班,经常是全家等我回来吃饭。

  慢慢的,老公也开始晚上很晚回来了。以前,他从来不这样。起初,我只当是他由于刚回到江口,做了新的工作,和以前总是有些区别。可是,他的心却也离我越来越远。有时他打电话,会故意躲开我。我不去检查他的手机,想想那样做没有必要。后来,我知道了他和以前的一个老同学来往特别密切。而那个同学又是常年与老公分居。我不想往那方面去想,可是心里总是有些酸。

  老公有几次还很生气的对我说:“你怎么老像小孩子一样!我那个同学做心理医生的,她分析下来,说我是一直把你当女儿。你怎么和你女儿一样大呢!”

  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怎么过下去。当时,还好工作时,是频繁的事业性操作,忙起来不会让我多想。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16
 刚过年,银行又到了做汇票贴现业务的高峰期。

  王佩告诉大家:“钱行长说了,做贴现也就是年初的时候要把握机会多做些,下半年做不到多少了。大家这段时间就辛苦一些。”

  果真,银行开始猛做贴现。一天都要做上亿元的业务,王佩也不停的和市行商量着去借头寸。

  那时,会有许多贴现单位的客户,一个个围在柜台前,催着我们快些打款。

  见的多了,有些也就慢慢认识。

  其中,有个男孩子,做事情特别认真,而且态度也比较好。别的客户经常会心急地催我们,而且毫不客气。可他不一样,总是客客气气。银行里,人们对他的印象都不错,有时还会和他打趣,问些他的个人情况。

  从别人的嘴里,我知道了小宋是上海一个贴现公司的。这一点让我有种亲切感。

  一次,他来我这做业务时,我就问他是不是上海来的,在上海哪个区。原来他公司的地方就是原来老公单位那里,而且我以前还和老公骑着车去那里吃烧烤。我就问他一些上海的事情,并告诉他,我以前也在上海工作生活。这之后,我再没和他说过什么话。

  后来,有时客户多了,小宋会特意到我这做业务,这样,不会让别人来我这,让别人催我。还有的时候,他看我忙了,就故意会到别的柜上做。

  一天,小宋过来,从柜外递进一张纸,问我电话号码。

  刚进银行工作,我就遇到几次这样的事情,一次那小伙子说要办信用卡,我把申请表给他,他递进来后我一看,里面什么也没写,只写:电话号码?我看了他一眼,把信用卡原封不动的还给他,说:“信用卡填的东西比较多,回去仔细填好拿过来吧。”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16
 平静的过了一段时间,一天下班后回到家,手机响了,我看了一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刚开始我没接,因为我一贯是不会接陌生电话的。后来,那个号又接连打过来好几次。我听了烦,终于还是接听起来。

  “喂,哪位?”

  “是我,就是去你们银行做票的小宋。我有点事想请你帮忙。”

  “哦,是你啊。有什么事吗?我现在下班了,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情,下次在单位说吧。”

  “我今天款子打的晚了,住在无锡。看你们工作特别辛苦,想买点东西送你们。”

  “哦。”

  “我是男的,也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想让你给我出出主意。”

  我一听是要给我们送东西,倒是有点感兴趣了,心想,反正不是送给我一个人的,不代表他对我动什么脑筋的。

  我赶紧说:“营业部都是女的,我们就喜欢吃零食。你去保益广场买吧,买贵一点啊!”

  “那地方在哪里啊,我对江口不熟悉。你能陪我一起去挑吗?”

  一听他那个话,我心里有些反感。

  “不了,我没空啊,我要带孩子呢。你随便大街上问个人吧,都知道的。”

  说完,我就把电话挂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qq:19916961|投诉举报|辽公网安备 21020402000478号|博瑞金融社区 ( 辽ICP备16006943号-1  

GMT+8, 2018-12-11 16:00 , Processed in 0.117285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