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瑞金融论坛—中国金融圈大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重归大海

ca88亚洲城手机版

  [复制链接]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20
 灯光迷离,音乐嘈杂,我很不喜欢这样的环境,一个人坐着不出声。心想,难道小宋一直来的,就是这种地方?

  随着音乐,他们开始跳舞,小宋坐不住,也起了身。可我还是坐着不动。小艾跟着音乐,也扭动起来,她跳的很好。那两个小姐都比不上她。

  小宋怕我一个人无聊,就故意过来教我,还让我和小艾学。可我很讨厌那样。

  这时在闪动灯光下的小宋,我觉得是那么陌生。

  突然,他们正跳的欢的时候。C突然把A推了一把。接着,又没事一样,他们继续。然后我瞧见,A和B一起围着C,慢慢的,A开始把手放到C的臀部,并凑在C耳边说了什么。然后,A的手开始放到C的裙下,要脱她内裤。

  这时,C很生气的把A推开了。接着,跑出了包间。A无趣的坐下。

  可在这里的人,没一个人觉得不对劲的。

  结束以后,走到大厅时。正巧看到C坐在厅的沙发,抱着一个女的,在大哭。A和B走过去,说:“怎么?!在玩玻璃啊?要不和我们一起玩吧,两个更好。”C没出声,不理他们。

  我看在眼里,有些揪心,同样是女人,如果我没有受过好的教育,如果我也走投无路,是否,别人也会这样对待我呢。

  事后,我就问小宋:“你怎么会有那样的朋友!?他们怎么能对那女的那样?不管她是做什么的,她没同意,你们不能强迫啊。你们懂不懂尊重女性!”

  小宋反而觉得我说的可笑:“我们过去是花了钱的,光小费就要一个二百,你以为这钱那么好赚!”

  “钱是不好赚,可人家为你提供陪酒的服务,没提供性服务吧?你看那小姑娘大概才十六岁,多可怜!”

  小宋不理我。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现在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那个人我不认识的,不是我朋友。“

  我不再理小宋。

  自从那次以后,我彻底对他死了心。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20
  十三、初做信贷

  刚进综合业务部,丁莉对我并不是十分热情,反而似乎对我有些芥蒂。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不是男的,而丁莉想要一个男下属的原因。
 
  丁莉平时为人豪爽,穿着也比较时髦。四十六岁了,可却保养的极好。

  刚到业务部时,丁莉正好搬办公室。本来丁莉是一个人一间的,由于我调来这,就重新安排。我、丁莉还有张其一个大办公室,丁莉和张其都是科长。

  那天,丁莉把原来办公室所有的东西都统统搬空,就连一个柜子也吵着抢了过来。说是留在原来办公室,以后会给别人用了。

  钱宁几次来这察看,一会说让好好打扫,一会说把资料理理。

  我也不知道信贷要做什么,反正他们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不过,张其基本不和我说什么话,也不支使我做事。只有丁莉,一会叫我做这,一会叫我做那。

  他们先是拿出来许多旧的资料,然后,丁莉一份份的看,不要的丢在一边。接着,让我帮忙撕了。那样理,整整弄了差不多两天。

  钱宁很关心我,给我安排座位。我顶上正好有空调,他还怕到时风对着我吹。当时,我以为是因为他知道我离了婚,所以特别关心我些,是正常的。

  那时,我见到钱宁,还是有些害怕。总是刻意躲着他。一次,只有我一个人在办公室,钱宁走进来,看了看,什么也没说,我和他打了个招呼。

  “那个空调太脏了,王芳,你擦一下吧。”

  我望了望头上的空调,的确是黑糊糊的不成样了,老实的“哦”了一声,便不再答理他。钱宁闲着无趣,过了会也就走了。

  他走后,我就爬到桌子上,仔细的把空调擦干净。

  刚开始时,我怕过于别人闲话多,所以做了信贷以后,还是一直穿工作服。其实,我觉得银行的工作服挺好看的,做工也不错。还是毛料。以前做秘书,天天要动脑筋想怎么打扮自己,真的挺伤神,自从到了银行,这方面省事。

  可没多久,丁莉就开始指点起我的穿着。有一次,钱宁来问丁莉事情,我站在一边。丁莉当着钱宁的面就数落起我,“哎呀!王芳啊,你怎么穿这样的袜子,不搭配。颜色太白了。”

  我听了,低头望了一下。钱宁也瞟了一眼我的袜子。我被丁莉说的满脸通红,她怎么能当着行长的面说这个呢。就算我穿的不好,也应该在没人的时候私下说嘛。

  丁莉善于和人沟通,没多久,她就和我搞熟了。她还喜欢说话,没一刻闲着的。

  慢慢熟悉了,丁莉就时常会在我面前说什么,男人搞外遇,包二奶的事。天天讲。刚开始,我听着不作声,心里有些反感。心想,她怎么都说这些,烦不烦。后来,我想,可能是丁莉以前受过男人的骗吧,所以对这方面比较敏感。

  更熟一些了,丁莉当着我的面,也会打电话,讲电话的声音像完全变了个人,很嗲。我听着都觉得有些肉麻。

  她还时常打探我的个人情况,老公的情况。然后,经常说:“你王芳怎么做信贷啊。在银行没有一定关系,做不了的。你是哪层关系啊?”

  我总是不回答她,或者就说不知道。

  再接着,她便时常说:“现在社会,可没人会白帮忙的。你别想的那么天真,人家帮你都是有目的的。回去仔细想想为什么。”

  一次,丁莉和张其在办公室,两个人一唱一和,说着钱宁的好,还说钱行长这人,就是人好,讨女人都喜欢。

  平时,张其似乎不屑和我多说话,总是自己管自己。有时上班了,就自己在对面的房间睡觉。

  慢慢的,丁莉也开始做贴现了。一有什么事情,丁莉便会让我做,但都是些无关紧要的琐事。她一见我坐下,便会立即支使我。有一次,一个客户自己提出去复印,可丁莉不让,执意让我去做。

  丁莉告诉我,在银行,刚到一个地方,被人欺负是常有的事情。我能遇到她是幸运了,她不是那种会整人的。

  做信贷没多久,一天晚上我接到钱宁的电话,大概八点多吧。

  “你现在有没空,来我办公室一趟吧,我和你谈点工作上的事。”

  我觉得疑惑,心里一下子感觉钱宁可能有别的想法,以前我不能确定,可这次。。。

  “哦,我现在在外面。”

  “你在外面?那这样吧,你过会给我个电话,打我办公室的电话。”

  我心里想,这么晚了,他能找我谈什么工作上的事,白天不能谈吗?而且为什么要我打他办公室的电话呢?

  我不知道他办公室电话是多少,给钱宁发了个消息:“您办公室电话是多少?”

  钱宁回了我一个消息,把号码告诉了我。

  我忐忑的拨通电话,婉转的拒绝了他。

  不过,这件事,让我联想到丁莉一直对我说的话。没错,钱宁不会不图回报的帮我,现在他需要我的回报了。

  事后,第二天上班,我见着钱宁就更害怕了,刻意躲避着他。

  当办公室没人时,钱宁进来,我被吓了一跳。接着,他很客气的和我打招呼,“昨天你和朋友在一起是不是?我本来是想和你谈一下工作上的事情,不要多想啊!”

  说完,他就离开了。

  我一个人傻愣愣的站在那。难道,真的是我多想了。他没那个意思。说不定是见我刚做信贷,指点我一下工作呢。这样一想,这件事我就没放在心上。

  做了信贷以后,和钱宁接触的机会比以前在营业部多了许多。开会的时候,大家都会耐心听他讲。有一次,钱宁开会讲到刚被调去市行的袁科,“从我们城东出去的人,都是人才。而我们城东对他们都不错。大多调到市行的人,都还会为了城东着想。可是,最近,阿袁在市行领导那里,说我喜欢美女,还说我和小霞有关系。在这里,我特意要说一下,大家信吗?我和小霞有关系?!这可能吗?!”

  在座的一片安静,没人出声。钱宁的表情相当气愤。我望着大家,心里默忖,我本来只以为你和王佩有关系,想不到你还和小霞有关系啊。空穴来风必有因。这是非常可能的事情。钱宁你现在做的事情,叫做此地无银三百两。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20
 会后,回到办公室,张其坐在位子上,一个人傻笑。丁莉则是义愤填膺,大声说:“这个阿袁,真是没有良心啊。钱行长的为人,大家都是知道的。阿袁走的时候,钱行长给了他两万元钱呢。真是没良心。仗着自己是陆行的老同学,去上头挑拨事非。”

  我在一旁听着,心想,钱宁到底和谁有关系,和我无关,他去搞谁只要不搞我就行了,正好拍拍马屁。

  我就接口说:“就是啊!阿姐,钱行长这么好的人,这个袁科怎么乱说话呢。”我还说的特别大声,最好让钱宁也听到,这马屁就拍对了。

  丁莉坐着,想着什么,一脸鄙夷的说:“还说和小霞有关系,可能吗?!小霞那种样子,钱行长怎么可能和她?!”

  我在一旁不作声了,心想,你丁莉醋坛子打翻了吧。

  一次,我去市行交资料时,正巧袁科也在。我就和他打了个招呼。以心里,我觉得袁科这人不坏,起码敢说事实,我知道,他不是捏造。

  袁科问我,现在做什么岗位,我说现在我调到了业务部做信贷。

  接着,他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屑。

  “你跟谁学?”

  “哦,我师傅是丁莉。她工作很勤快的。”

  袁科边笑边鄙夷的大声说:“呵!跟她学,能学出个什么好?!她呀!是个老货!”
 
  这话落下,整个科室的人都窃窃的笑。

  我站在那里,说不出话。看来,他们过节颇深。

  回城东的路上,我仔细想,要不要把这事告诉丁莉呢?现在她是我的师傅,我肯定要维护她的。而且,丁莉似乎压根不想教我什么,其实,袁科说的没错,跟着丁莉,我没学到什么。丁莉成天就只会在我面前说什么二奶,找男人之类的事情。正好用这事去刺激她一下,以后让她好好教我吧。

  袁科,这次就算我对不住你了。我心想。

  回到办公室,丁莉特意问我去市行情况怎么样。

  我装作气愤的说:“阿姐!你知道那个袁科说什么吗?”

  丁莉来劲了:“他说了什么?”

  “这个,我不好说给你听。”

  “不要紧,你说,我不会怎么样的。”

  “袁科说,我跟着你,学不到个好。”

  丁莉一下子气着,紧接着逼问我还说了什么。

  我小声的说:“他还说,你是个老货。”

  丁莉又气又笑,说:“他这什么意思,说我是个老货。”

  接着,丁莉气急败坏的去找钱宁。我一个人在办公室,心里害怕了,怕这事情弄大了,后悔和丁莉说了那些。

  隐约的,我听见丁莉在钱宁办公室大声数落袁科,还听见丁莉的哭声。

  一会,丁莉回来了,眼睛红红的。还叫我把听到的事情,再原原本本的和钱行长去说说。我吓的赶紧说不去。

  钱宁来了办公室,交待丁莉:“给阿袁送点奖金去。两千元。你去给他,记住,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钱给他!”

  丁莉拿了钱,高兴极了。

  刚开始叫我去送,过了会,想想还是决定自己去,说要看看袁科的表情,好好数落他。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20
  十四、老公的传真

  我当初搬离的那天,老公听到我叫搬家公司时报出的地址,也许是那样,他知道了我住的地方。

  过后,有一次,老公很客气的给我打电话。说想来我家坐坐,看看我最近过的好不好。

  我想,他毕竟以前一直照顾我,还是我孩子的爸爸。于是,我答应了。

  并且,那天他来之前,我买了好多菜,在家烧好了等他。

  他过来,看着我,有些伤心。那顿饭,他吃的很香。

  “你知道吗?我很担心你。你知道,你以前什么事都不会做,我怕你一个人在外面没法生活,被人欺负。”

  我听了,有点难过。不过,还是笑着说:“谁说我什么都不会做的,我可厉害了。来这里以后,好多东西都是我自己装的,顶上的灯都是我装的呢。”

  “你走了以后,我过的不好。”

  他的确有些憔悴。

  “你怎么会过的不好呢?我什么都没要,你有钱,有工作,有女儿,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而我呢,除了一份工作,我什么都没有啊。”

  “你知道吗?一切都没有分享,家没了。”

  我坐在那,不说话。

  听到“分享”这个词,我心里不勉有些感触。当初刚结婚时,老公老是夸我节省。我会在夏天买冬天的衣服,在冬天买夏天的衣服。一次,用两百元钱,我买了十几件。然后,吵着闹着,一件件试给老公看。老公虽然嘴上生气的骂我,竟买些垃圾回家。可回过头,还是不住的夸我。也许,这就是分享。

  现在,他过的再好,住的再好,赚再多的钱。没有人吵着要这要那,也没人烦他。他觉得空虚。

  他说,以前,他总是嫌我烦,可是其实,他心里一直很喜欢那种感觉。他嘴上骂我,可心里喜欢。

  我听着,不出声。可心里难过,这些话,你怎么不早和我说呢。

  这次见面后,老公时常会和我联系。有时约我出去吃个饭。

  而我,自从离婚后,定期每周会去看女儿。而且当初,我特地把房子租的离婆家近些。

  有一次,老公来我家看我,我还忙着干我的活,自己拿着榔头装增压泵。他看到了,一把抢过去,不让我做。以前结着婚的时候,他从来没有这样过。完了,他拉起我的手,看到手上有些伤痕,表情有些心疼。

  说我就是脾气太犟了,有的时候,别人说什么我都不会听。一错到底。他很心疼。说是离婚后,他一直担心我。怕我这脾气在外面没有人提醒,会被人害,会吃亏。

  一下子,我以前对他的恨全没有了,抱着他哭起来。这之后。我们决定重新开始。老公说,他以前不懂得珍惜,以后他要把这些找回来。和我重新谈一次恋爱。那段时间我很开心。有时,老公来找我,还瞒着公公婆婆。公公婆婆见他老是往外跑,还教训过他几次。

  我们去看电影,一起去各家饭店吃饭,还一起去逛商场。

  那时,要是公公婆婆不在家了。老公还会抱着女儿来我这,然后,我把所有的吃的拿出来,陪女儿在床上玩,吃东西。老公也不再玩游戏了。隔壁阿姨看到了,直夸我女儿漂亮。还劝我说,孩子真漂亮,现在和前夫关系好了,以后慢慢的复个婚就行了。现在外面没几个男人好的。我也说,以后一定好好过日子了。阿姨也为我高兴。

  我们的关系很快融洽。感情比离婚前好了许多。

  有一次,老公诚恳的对我说:“你知道,我很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那是我心里永远的结。”

  我不作声,我不想再提到小宋,那是我犯的错误。

  “唯一的方法,就是你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我。这样,我心里的这个结才能解开。”

  他说的是那样诚恳,我完全相信他是真心的。我也不想让这件事情永远成为我们之间的障碍。

  “好,我告诉你。我希望你真的能把心里的结解开。”

  “你和妈妈说过,他没结婚是吗?”

  “是的。”

  “离婚后,我和他又接触过。后来发现他的人品有问题,就再也没有和他来往。”

  “他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你们怎么认识的?“

  “是不是以前在上海认识的那个同事?”

  “不是,我和那个同事真的没什么的,只不过是在网上聊过天。你多想了。”

  “是我后来在银行认识的。他是我们银行的贴现客户。经常来做业务,慢慢就熟悉了。”

  “他人做事挺认真的。刚开始他很关心我,那时正好我们关系不好。”

  “他叫什么名字?”

  我想了一下,还是不能告诉他真名。事情已经过去了,为什么还要去生事呢。就捏造了个名字。

  “他叫蔡建峰。”

  交待完,老公很高兴。我也松了口气,我真怕老公又会像以前一样发疯。

  本来以为就这样,我和老公慢慢会好起来了,甚至我们已经说好了什么时候去办手续复婚。

  一次,和他逛街时,他突然提出:“我们今天到宾馆开个房间做爱吧?”

  我心里不太舒服,他还是有芥蒂,“不要了,干嘛去那啊。”

  “你以前不是去嘛。在那是不是更刺激些。”

  我不说话。

  到了车边,正好他的手机响了。我先上了车,他却故意不上车,在车外接电话。

  我特意把车窗微微开了一些。

  听到老公再和别人说什么离婚的事情,很明显,对方是个女的。

  等他接完电话,上了车。我也不去犯忌,直接问他:“我刚才听到你和人家通电话,说什么离婚,是谁要离婚啦?”

  “哦,就是我以前的那个同学。”

  “她怎么也要离婚了?你以前不是一直拿我和她对比,说她对老公孩子很好的吗?还说她任劳任怨。怎么现在也弄的要离婚呢?“

  “不是她的错,是她老公的问题。”

  我不说话了,心里觉得好笑。以前,老公就是认识她以后,越来越看不惯我。从前他心目中的完美女性,自己的婚姻也不过如此。一切都只是个虚假的外壳罢了。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21
 接下来,我不想破坏我们的关系,这件事我并未放在心上。后来女儿也对我说,爸爸带她去见阿姨,还有一个小哥哥。阿姨还买东西给她。

  做了信贷后,我经常加班。因为一个人回家,空空的,心里反而难过。于是,有时宁可在办公室待着,有时没事,也在那看会业务上的资料。

  那天,我正巧也加班。老公说好了过来接我,还说想来我办公室看看。

  老公一到楼下,就打我电话。我接完电话,就赶紧更好东西,下楼去。因为当时已经七点多了,营业部的人都在,要是她们见到我一个人加班,还带着我老公上楼去,不知道今后会传出什么话来。

  我很高兴的坐到车里,说我弄好了。可老公一下子脸虎了,说:“为什么你不让我去你办公室?”

  “晚了,银行本来就不大好让外人进的。而且营业部那么多人看着,楼上一个人也没有。”

  “你不让我去,就是你心里有鬼!让我上去看一下,有什么?!”

  听了他的话,我一下子流眼泪,“好,你要去看,那你跟我来。”

  接着,我拉开车门,头也不回进了银行。老公跟在我后面。营业部的人奇怪的看着我们。

  到了办公室,我坐下。看着老公:“你满意了吧?”

  接着,老公疯了一样的,开始翻看办公室电话的通录记录。

  “好了没有?可以走了吧。”

  自那以后,我不再接他电话,不再回他短信。只管自己工作。

  晚上,老公时常会打来电话威胁我,说什么以后不会让我好过,说要把所有的事情告诉我单位。

  有一次,甚至发了一张传真到我办公室。我知道,那次,老公只有把传真发来我的办公室。

  最后,我没办法,就打电话给公公,把老公骚扰我的事情说了。公公说他会好好教育老公,让我以后要是再接到这样的电话,就关机,把电话线拔了。
  
  有一天,妈妈又告诉我,外婆又过世了,叫我明天一早去老家奔丧,并一再嘱咐我要早点起来,不要迟到。

  那天,我还向丁莉请了明天上午的半天假。

  本来打算晚上早点睡觉,好好休息,第二天起个大早。可是,深夜的时候,老公又打电话来。又是那些威胁的话。我直接就关了手机,把电话线拔了。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21
  没过多久,我就听见有人敲门。我起身看了看时间,已经两点多了。

  我知道,那一定是老公。当时我害怕极了,想到那次他在车库打我的情形,想到我那一夜的发抖,我不敢去开门。我轻声走过去,靠近门听了听外面的动静,接着,小心的回到房间,把房间的门关紧。然后,睡到床上,把被子蒙紧。我还是在害怕,怕一旦老公进来,会丧失理智,会泼我硫酸什么的。

  那晚,在被子里蒙着,我也不知道睡着了没有。只知道,后来,敲门声没有了。

  有一阵,我把所有的过错,造成这样所有的原因,都放在自己身上。甚至,我还老觉得对不起钱宁,给他制造了那么多麻烦。

  觉得自己活着还不如死了。那阵子,人家都说我有病。

  后来,想开了。又不是我一个人的错,我干嘛这样怪自己。

  以前吧,我从来没想过要男人的钱。

  结果,人家到最后还不是骂我婊子,我倒还想不开。

  想来想去,真觉得自己连婊子都不如,人家婊子还有个目的性,起码弄点钱。

  我呢,就沉浸在自己编织的梦里,被人骗着还替人数钱。

  到最后呢,我还倒过来,抓着人家问:“为什么,为什么呀!要那么对我。”

  你们说,够蠢的吧

  我到现在都没有怪过老公。我知道他心里有我,而且是真心的想我好。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21
  早上,赶去老家的时候。姐姐给我打来电话,问她是不是外婆过世了。她说,怎么这么奇怪,外婆过世关他什么事。我没回答。

  那次,我还是迟到了,亲戚看着我,都觉得我不懂道理,这样的事情,也能迟到。爸妈也责怪我。

  参加完葬礼,到了银行,我已经累的不行。

  丁莉看到我憔悴的样子,问我怎么回事。我只回答说,外婆过世了,心里难过,没休息好。

  过了会,只留下我一个人在办公室,丁莉也出去了。

  电话响了,是老公的声音:“我会把传真发到你单位!”

  我已经累的不想说话,淡谈的话,“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随便你。”

  不一会,传真机响了,是自动接收。慢慢的传出的纸,我看了有些呆。

  上面写着,说我水性杨花,不知廉耻,在外面勾三搭四,和一个叫蔡建峰的男人搞外遇,现在已经离婚,而且心肠狠毒,不管女儿,女儿头上撞开了缝针也不去看望。

  拿着传真纸的手,有些发抖。我坐在位子上,眼泪流出来,接着我把纸撕的粉碎,扔进了垃圾筒。

  我知道,老公肯定把传真发到了第一个传真机上,人人都看到了。在银行这种地方,这是一个爆炸性新闻了。我以后要想在这里待下去,难!

  当时,关不多是吃饭时间了。我愣愣的在位子上坐了会,还是决定,装做没事一样去食堂吃中饭。

  吃饭时,我看了一下别人的表情,大家都像是什么事都没有一样。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21
 十五、逼上绝路

  我很难过,当初离婚时,我一再求老公,说我唯一要的就是我的工作,希望他不要来破坏。他答应了。

  可是离婚这么久了,到最后,他还是不放过我。

  他这样做,就是把我往死路上逼。

  自那以后,我就在心里做好了辞职的打算。

  我去婆家看女儿时,把老公发传真的事情说了,公婆和阿姨都呆了,大叹老公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公公感慨的说,当初你们离婚时,我就一直告诫他,做事不能做的太绝,凡事给自己留条后路,也给别人留条后路。再怎么样,一场夫妻,留条路给你走走。你一个女人,以后让你怎么办呢。

  后来,公公告诉我,他问过了老公,老公说当时也是一时冲动,后来自己也后悔了。甚至还害怕的倒过来问公公怎么办。

  我听了,无可耐何,怎么办呢。是啊,以后的事还要我去面对。

  那段时间,我不大回爸妈家,我一回去,爸爸就自己关在房间里,见也不见我。他就是生我的气,当初,他不同意我离婚。而且妈妈还好,每周还会给我烧些菜送过来,怕我吃的没营养。还对我说,事情过去了,以后慢慢找个好的。

  丁莉开始不断的差我做事,一见我坐着了,就忙招呼我。那段时间,为了以后做好信贷以后能出去跑客户,我还在学车。是丁莉介绍的,说是做这个工作,一定要会开车,现在正好空,以后尽快起来就没时间学了。

  可没想到,学车费的时间特别多,那个师傅又凶,又不给我上车练。后来,有一次,我索性对师傅说我不学了,要不下一批再学吧。丁莉听了,忙劝我,还给那个师傅打电话。还给了我一张五百元的购物卡,说我肯定是没给好处。这点,我蛮感谢丁莉的。那时候,我也没钱,交了房租还有抚养费,还交了学车的学费。

  听了丁莉的,下次我就把卡给了师傅,他还真不客气的收了。接着,师傅的态度好了些,能让我上车练了。不过,还是不断的骂我。还说,像我这样,不要到时候工作学车两头落空。

  那时,为了不影响帮丁莉干活。我就经常趁中午吃饭的时候去练车,那时,人少,上车练的时间多,又能把吃饭的时间省下来吃个面包什么的就行,还不影响工作。就这样,我通过了第一次的考试。

  那次,我是一次就过,而且是PERFECT。自从过了那次考试,师傅就再也没有骂过我。说没想到我学的时间最少,考的却最好。再下来,每次练车,他就表扬我,说我悟性高。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21
 就在学车,传真,丁莉不停差使我的当口,我累的不行。钱宁还不让我好过。

  一次,说是有人来检查工作。我一个人在办公室,钱宁拿着几张纸进来,坐下就问我:“王芳啊,你过来看一下,这纸上的客户签名是不是你签的?”

  我吓了一跳,心想,怎么?又来诬陷我了。我连忙过去看,一下子坐到钱宁旁边,可能当时急,坐的近了些。不过,我意识到后,就马上坐远了。

  看了一下,是以前我做的一份开卡资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这钱宁也能找出来。而且上面淡淡的客户的签名,分明不是我的笔迹。到底是你钱宁的主意,还是王佩的?我心里嘀咕。

  “这个,不是我写的。”

  钱宁看了看我,“哦,不是就好。这个资料正好查到,人家说是你签的。问题蛮严重的。”

  我望望他,没说话。不一会,他就走了。

  有时,钱宁会来办公室坐坐,和丁莉谈事。每次他来,我都坐在一旁。他们说话,我也不插嘴。本来就见了钱宁害怕,每次都希望他快点走。我怎么可能还凑上去说话呢。

  几次下来,丁莉就生气了。开始教育我,说:“人家领导来了,木木的,话也不会说。这种样子,领导能喜欢吗?!这样怎么做信贷!”

  我听了,只当没听到,不理她。心想,要喜欢,喜欢你去。上次钱宁还叫我晚上来办公室谈工作,要是喜欢上了,还得了。

  因为当初丁莉与小霞一直都争着要男的下属,结果她没抢过小霞,还是分给她一个女的。所以,丁莉一直拿我和分到小霞那里的小磊比较,最好什么事情,我都能胜过小磊。

  本来,我俩倒是想和睦相处的,舒服过过就行了,可就是被她俩弄的心力交瘁。就连我们学开车,她们也拿着比较。就看我和小磊谁先学出来。

  可能是为了让我更胜一筹,这丁莉就一直劝着我去接近钱宁。

  还老在我面前提醒,说在外面要找个男人靠靠。有时,又不断在我面前说钱宁的好,说他人品好,工作好,在家对老婆也好。这样的男人少了。还说,回家还给老婆烧饭。

  我听了,心里倒真没想到,钱宁这样的,对老婆能这么好?难道是我以前看错他了。

  又有一次,钱宁过来和张其谈事情,突然间,故意的大声说起我在营业部时那笔打错款子的事情。说完了不算,还故意转过身:“王芳啊!那笔款子是你打的对吧!”

  我听完,再也忍不住了。以前就对他说过了,不是我做的。你诬陷我就算了,怎么过了那么久,你还要诬陷我。大家心里有数不就行了。我一急,就站起来,走过去,大声对钱宁说:“钱行长!那笔款子好像不是我打的吧?!”

  没想到,钱宁不理我。就当没听到,继续和张其说事。没多久,就离开了。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21
  他走后,我更是憋屈。就对丁莉和张其说:“这钱行长怎么回事啊!我以前就和他说过了,那款子不是我弄的。怎么到现在还要说我。”

  “为这事,我还问过王佩的。”

  丁莉和张其坐着笑,丁莉还笑着对我说:“那你快去找钱行长,对他说说!”

  我缓了下来,“那不行,我要去一说,他肯定说我搬弄是非。”

  说完,觉得自己火气大了,歇了火,还是回了座位。

  这件事之后,我正好在走廊上遇到钱宁,钱宁转过身叫住我。

  “王芳,你喝酒行不行啊?”

  “哦,还好。”

  “今天正好在江阴请财政局的人吃饭。我喝酒不行,要不你过来吧。”

  “哦。”

  我一下子纳闷,哪有找女人喝酒的。而且,晚上去吃饭,让我怎么回江口嘛。

  “你去问问丁莉,她也去的。”

  “哦。”

  回到办公室,丁莉已经走了。我就打电话给她。

  “阿姐,前面钱行长叫我去和什么财政局的人一起吃饭,让我问下你。”

  丁莉马上急了,“傻丫头!你当这是什么好事啊。让你去喝酒啊。而且你又没车,吃完饭怎么回来。放心,我去和钱行长说说,不让你去了。”

  我一下子放心了。

  过了会,钱宁过来,说是丁莉说让我去江阴不方便,这次就免了。

  第二天,丁莉在单位提起昨天晚上吃饭的事,说是钱行长喝的很醉。我心里倒不好意思了,看来,钱宁真的不会喝酒,是想让我过去挡一下。
  
  那时,我调做信贷后,丁莉常对我说,营业部的人是妒忌我。

  我也能感觉到,能不在营业部做,谁不想呢。我来这里才一年,就换了岗位。丁莉说的有道理。

  一次值,正好两个同事故意说起哪里的饼好吃,另一个同事突然冲着我说:“钱行长喜欢小王啊,要是哪天小王去对钱行长说喜欢吃,钱行长肯定让去买,这样大家都有份了。”

  我听了,心里一惊。这话说的也太明了。“说什么呢?我喜欢,钱行长怎么就会去买?!”

  她们没说话。

  我心里憋屈,明明我和钱宁没什么。就因为是钱宁调我做的信贷,就算没什么,人家也已经以为我有了什么了。

  甚至在调信贷前,连李树隐约说过,牺牲肯定是有的。当时,我还纳闷,以为是指的工作辛苦。

  这一切的事情,让我在银行一直做的提心吊胆,生怕出个什么事,被别人借题发挥。

  而那段时间,我和丁莉的关系越来越好。刚开始,我还烦她老讲那些二奶之类的话题。久而久之,我竟也会凑着和她一起聊聊。因为那时离了婚,再加上小宋的事情,我对男人也没什么好感。正好借着和丁莉聊天,发泄一下。

  丁莉常规劝我,要把握机会,外面找个男人靠靠。还说,自己现在是年纪大了,没这样的机会了。一直让我想清楚。还说,让我想清楚为什么行长要让我做信贷。

  丁莉的这些话,再加上之前的那些事,的确让我开始犹豫。不过,本来一直打算和老公复婚,所以根本没考虑。

  那时,我还有一个以前的同学小尤。她和我是初中高中的同学,她以前被男朋友骗过。离婚后,我和她熟起来,经常会找她出来谈谈心事。她一直劝我想开些,男人没个好东西。还一直叫我别那么傻,要把握机会。

  本来,她们的话,我只当耳边风,听过就算。可是,老公的那份传真,真的让我无路可走。我非常害怕。如果换工作,爸爸一定更加不理解我了。

  想来想去,反正和老公已经不可能了,小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索性豁出去。

  我心想,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一个个都这样。

  于是,一天下班后,我便试探性的给钱宁发了个消息:“你今天有空吗?”

  当时,我正好和小尤一起吃饭。我并没有想一定要和钱宁怎么样,甚至我还想,也许是我一直想错了,人家不是那个意思。到时,我就直接说发错了。如果真的,他有那个意思,我明天正好值班,这样,今天见面也就只能喝个茶。

  出乎意料的,一会后,他直接打了电话过来,“你的消息我收到了,我已经回江阴了啊。”

  “这样吧,你直接来江阴,太晚了,来了就住酒店吧,打的过来,我来接你。”

  我根本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回答。但消息是我发出去的。我“哦”了一声。

  小尤在一边问我,是不是那个行长?我点点头。以前我和她提起过,但我说,我也一直不能确定。

  “你可想清楚了,自己小心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qq:19916961|投诉举报|辽公网安备 21020402000478号|博瑞金融社区 ( 辽ICP备16006943号-1  

GMT+8, 2018-10-17 19:31 , Processed in 0.115545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