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瑞金融论坛—中国金融圈大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重归大海

ca88亚洲城手机版

  [复制链接]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22
 我打的去了江阴,到江阴大概是晚上七点了。在路上,钱宁又打电话过来,提醒我在江阴南停,他到那里接我。第一次去那里,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找不到方向,结果下错了地方。

  等了好久,钱宁开车找了过来。第一次坐上他的车,我仍是害怕。他笑笑说:“小丫头!”很亲昵的语气。我一下子放松不少。

  接下来,钱宁带我去宾馆,就有了开篇所写的和他的第一次。

  十六、矛盾

  第一次以后,周一上班。

  一整天我都心神不宁,还是很害怕见到钱宁,我极力避免着与他的接触。

  有时,丁莉和我说话,我都会迷迷糊糊。但那次,钱宁对我很温柔,事后,他还很关心我的感受。

  钱宁的办公室在上二楼的楼梯口。虽然我时刻避免着和他的会面,可当我走出办公室,钱宁就站在他的行长室门口,面对着我。我不敢停下来,让他觉到有任何异样。在他的面前,我像是被脱光了,他那直直的眼神,仿佛能看透我的胴体。我觉得浑身不自在,直到我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他没有挪动脚步。

  本来在结着婚的时候,以为老公不爱我,遇到小宋,以为他很爱我,原来他是骗我的。后来,以为老公很爱我,可他却给我发传真,不给我活路。

  当时,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了。只想保住工作,不能再让家里担心。

  要是当时工作也没了,我爸要气死的。

  那时,我想,自己一直以来坚持些什么呢。

  还保持什么纯洁,老公不是在传真里说我水性杨花嘛,人人都这么认为,我还自以为是什么呢

  贞洁,是为了自己所爱的人保持,当时,我以为自己不会爱什么人了,也没人爱我。还为谁保持呢。

  本来,想想钱宁也不是什么好人,就拿他发泄一下,反正他也是男人。

  就是一念之差的事情,头晕了一下。后悔也没用了。

  本来,去找钱宁的那个时候,就不想活了。

  后来,钱一直很关心我,慢慢我才又开心起来

  谁会知道,这个钱比谁都狠。等我缓过神来,明白一切,全晚了

  我就像是淹在了水里,钱宁拉了我一把,让我喘口气,结果转过身,他再把我狠狠的往水里按,想淹死我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22
  那天,他发消息过来。

  “中午去你那里?”

  “我那里不方便,而且离银行太远。”

  接着,他没有回答。

  再一会,他又发来消息。

  “那去银行旁边的酒店。”

  “哦。”

  “旁边的如家快捷吧。”

  我不再回答他。

  本来,自那次之后,我心里已经很矛盾,甚至有些后悔。打算以后再也不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之后,我一直没有回复他,一直熬到快中午了,便希望能找到个借口推辞。恰好,丁莉叫我中午去市行送份文件。

  等送完件回城东时,我还是犹豫,但最后我还是决定不去。

  “不去了,丁莉叫我去市行送文件,不去她要说我的。”

  “真没用!”显然,他生气了。

  本以为这样以后就没事了,可快一点时,他给我又发来消息。

  “王经理!我去如家快捷等你,一定要过来,和你谈工作上的事情。”

  又是老一套,什么谈工作上的事情。每次都是这个借口。

  过了会,他又发来:“302房间,你过会从后院上来。”

  短信里,他的称谓已经用了“王经理”,是在提醒我,第一我是他的下属,第二我这个经理的职位是他提我做的。一句谈工作上的事情,已经意味着我是不得不去的。

  “来了吗”钱宁又发来短信催我,他有些焦急。

  我怕惹怒他,踌躇着还是出了门。

  从楼下营业厅走出去时,我很害怕柜台里的女孩子注意到我出去,会被人当作话柄。

  按钱宁说的,从后院上去,走到302门口,门是虚掩着的,我推开门进去,钱宁坐在里面的椅子上,表情很严肃,电视机开着声音很大。

  我关上门,拘谨地做在靠着椅子的床边,对他勉强地笑了一下。

  “唉,真是浪费,为了见你一面,要开个房间”钱宁笑着说,但我看的出,他不高兴。

  我把这当成是他在开玩笑,又笑了一下,可心里却想:你是只为了见我一面?虚伪。

  “你不会觉得我是在用领导的权力逼你吧?”

  这不是明摆着的嘛,他是故意试试我的想法吧。

  我装的很无所谓,“当然没有!怎么会呢”

  他把我拉到他身上坐着,我装作吃醋的样子,问他:“听说你外面有很多女人的?”

  “瞎说!谁他妈胡说八道!”

  害怕了吧,我心想。

  “没有谁说,我猜的。那你和小霞有没有关系?”

  “怎么可能?是不是因为上次我开会说的?”我笑笑,沉默。

  “那王佩呢?”

  钱宁的表情瞬间愤怒加惊讶。

  “瞎说八道!你听谁说的!”

  呵,装的够像的,我心里琢磨。

  我鄙夷地笑笑,仍以沉默应答。

  “是不是丁莉对你说的?!”

  如果不承认,他肯定会认为我瞎编没根据,于是我点头。

  “你听她瞎说!你知道,刚开始我让你做信贷的时候,她不要你的。不过,我想你们之间没利益上的冲突,她应该不会为难你。你小心点她,她人很坏的。还有,我们的事情千万不能让她知道,要不她要弄事的。”

  接着,钱宁笑笑,提醒我:“你知道,我在城东这么多年,从来没出过男女问题。你千万不能对别人说,要不,人家会说是你勾引我的。我是为你考虑。”

  “哦”我点点头。

  他把我顺势推倒在床,这次,他明显比上次欲望强烈,心急火燎地脱我的衣服。我没有明显的反抗他。

  完事后,他马上去冲澡。

  我静静的穿好衣服,心里骂着自己不要脸,大白天的上班时间,我和一个老头子在这里干这样的事。

  和他打了个招呼,我就走了。他本想拉着我洗好澡再走。但这个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多待。

  回到办公室,我知道自己的脸色不好,苍白。

  说实话,和钱宁在一起,我当时有点自暴自弃

  那个钱,完全是把我当性发泄对象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22
 后面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了,后面我是认命的。

  可是, 那个钱在银行不只我一个,分配不均。就出事了
 
  在同一个地方,搞几个女人,能不出事嘛

  以前,我写的那篇很乱,根本看不清来龙去脉。所以,这次,我把所有的事情写了出来。包括和小宋的事。

  等全部写完。一直写到最近派出所出面的调解。

  然后,我把录音全部放上。

  再之后,我就彻底忘记。自己该干嘛干嘛去。

  这些,可都是我这两年来的血泪史。全写出来,做个记念。

  等这些写完了。以后去上班,人家要是知道这事情的,都怕我,要是敢动我,我就把他给写出来。

  这样,以后对自己也能起个保护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22
 十七、心理的全线瓦解

  我以为,经过小宋和老公的事情。我的心已经死了,对一切都已经看开。

  但和钱宁的事,还是让我心里隐隐做痛。

  晚上,一个人睡在床上,我辗转反侧,抱着枕头开始嘤嘤哭泣。此时,我很想要一个肩膀靠一下。以前,我会看着电视睡觉,横七竖八的睡在床上。每次都是老公过来把熟睡的我搬正,细心的盖上被子。可惜,现在那个人也已经伤的我很重。

  真正的故事,刚开始

  接着,我恍惚地去上班。

  钱宁给我发短信。

  “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看了这条短信,我没理他,只当没收到。我不仅害怕见到他,还有些恨他。

  快到中午,他又催我。犹豫之下,我还是决定过去,毕竟他还是我领导。

  进到他的办公室,他很客气。

  “过来。”语气温和。

  “过来呀!”他有些急。

  我走到他办公桌前,他将几张卡丢在桌上,让我快些收好。

  我看着,不敢拿。他这算是过后给我的安慰吗?他以为给些卡就能平息了事了。

  “快拿着!”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哦,别人给了我几张卡,我没用掉。本来想早上给你的,可刚才去你那,丁莉她们都在,不好给你。拿着去买几件衣服吧。没别的意思。”

  我犹豫了一下,心想,反正不是钱,只是卡而已。他那样对我,拿他几张卡,不为过。

  把卡往衣服袋里一塞,我赶紧闪出了他的办公室。心里忐忑,也许他以前也是这样对别人的吧,他很在行。

  当天下了班,我便拿着钱宁给的卡,去商业大厦买衣服。平日里,丁莉对我的穿着总是多有挑剔,买些衣服,包装一下自己也好。要是老让自己穿着寒酸,营业部那些人背后指不定又会说出什么话来。

  那天,我就像以前上菜场买菜,一眼相中,就买下来。直到把卡里的钱全都用光。我不想在身边留着那些卡,总是感觉是用身体换来的。这和以前拿老公的钱,是完全不一样的性质。

  但我不知道,其实,从那天起。我从身体到心灵,都已经开始被钱宁腐蚀。我为他开启了一扇门,然后,他可以肆意的污辱践踏我。

  随着卡里钱的用光,我心里对钱宁的恨也渐渐散去。精神没了,起码他给了一点物质。现在的我,最需要的不就是物质了吗?

  这之后,钱宁并未再强迫我做过什么。反而特别关心我。

  因为我刚做信贷不久,所以我总是争取早点上班。自从和钱宁有了关系,每天早上,当我一个人在办公室时,他都会过来看下我,和我打个招呼,或者没人时抱我一下。我承认,这点让我很感动。我错误的以为,那是因为他喜欢我,所以想每天见到我。甚至,有段时间,我还为此觉得甜蜜。现在想起来,当时很天真。

  当这些事情都已过去后,我想,也许这是我罪有应得,我曾经伤害了老公和女儿。所以最后,命中注定,要让我被钱宁伤害的那般惨痛。

  随着卡里钱的用光,我心里对钱宁的恨也渐渐散去。精神没了,起码他给了一点物质。现在的我,最需要的不就是物质了吗?有时,金钱真的能解决一些问题。

  这之后,钱宁并未再强迫我做过什么。反而特别关心我。

  因为我刚做信贷不久,所以我总是争取早点上班。自从和钱宁有了关系,每天早上,当我一个人在办公室时,他都会过来看下我,和我打个招呼,或者没人时抱我一下。我承认,这点让我很感动。我错误的以为,那是因为他喜欢我,所以想每天见到我。甚至,有段时间,我还为此觉得甜蜜。现在想起来,当时很天真。

  有时,我加班,他也会特意过来,关心的叫我早点回去。

  有一次,加班晚了。钱宁过来,说晚了,让我早点回去休息。听了他的话,我理了东西,就从后门出去。

  当我走出大楼时,才发现,后面广场的铁门已经锁了。因为我从来没那么晚从后门走过,不知道会锁。当时,我一下子觉得无助,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广场空无一人,黑漆漆一片。

  写到和钱的事,的确很心酸。

  一辈子都不会忘,伤害太大。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23
 有的说对了,有的没说对。

  如果说,我真是那么想上位,为什么我没在刚开始就和钱呢。为什么我要找个什么都不是的小宋。

  和小宋,也不是简单的零食的事情,如果我和老公之间原先没有问题,他也不会有机会。

  如果,没有老公的传真,我也不会逼上绝路,破罐子破摔。当时,周围的环境,让我越来越觉得,我原来所想的什么爱情,都是假的,我都想错了。

  当然,这里肯定是有我自身的原因,首先我意志不坚定,随时受周围人的左右。

  还有,就是到了死胡同,就会认为自己以前的想错了。就胡乱抓根稻草

  当然,我所做的事情,一般人一看,肯定会想,她是自己要贴上去,自作自受。因为这件事,不管什么原因,什么结果,这样的角色都是要被人看不起

  所以,在开篇,我就说了,自己是自作自受,一步错,步步错。
 
  和小宋时,我是纯粹的爱情至上,什么都不要,只想要一个关心我爱我的人。后来经过那么多事,我以为自己错了。丁莉的那套才是社会生存的真理,所以才下定了决心那样去做。

  去上海的时候,我遇到好些女孩,学历都很高,很漂亮,要知道,很多都说,潜规则,没什么。如果到了一定的价位,她们都会去做。

  知道这是什么吗?人的劣根性。

  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一个魔鬼,一个天使,当你很脆弱的时候,那个魔鬼就会趁虚而入了。

  为什么,我在以前婚姻的四年,能够没单独和别的男人喝过一杯茶?因为,没必要,我没有压力要去改变。我没有权利的欲望,对金钱没贪欲,又没有把柄落在他人手里,和老公关系也好。工作环境单纯,人的素质较高。

  如果一直那样维持,我永远不会出问题。因为首先我的思想不会变。

  你说,小姐是为了个人温饱全家人的生活,可以赢得尊重和谅解。

  现在的社会,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她可以去做服务员,我后来在上海也做过,一样可以生活下去。但小姐,有吃有喝有玩,钱又多。她们本身是虚荣的。
现在,因为饥不裹腹去做小姐的人,恐怕很少了吧。

  我文中所谈到的小姐,别人非礼她时,她是伤心,是难过,但她还是在做。日子久了,她会麻木的。也许,当初,她也是受了某个男人的伤害,受打击了。

  难道,我和钱宁刚在一起时,我不伤心不难过吗。

  所以,我一直说,我很高兴,我当初辞职离开了那里。要不然,可能我的悲剧还要继续。

  因为事情的发展,已经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当你走在拥挤的人流中,不是你自己把握方向,会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推着你往前走。

  我把自己的事情写出来,让大家看到一个真实发生的事,这样的事情时刻都在发生,或者某天也会到你身上。

  大家看过,引以为借,而我自己也正好做个反思就是了。

  凡人心险于山川,难于知天。天犹有春秋冬夏旦暮之期,人者厚貌深情。故有貌愿而益,有长若不肖,有慎狷而达,有坚而缦,有缓而悍。故其就义若渴者,其去义若热。故君子远使之而观其忠,近使之而观其敬,烦使之而观其能,卒然问焉而观其知,急与之期而观其信,委之以财而观其仁,告之以危而观其节,醉之以酒而观其侧,杂之以处而观其色。九徵至,不肖人得矣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23
  孩子,在我的心里一直是最重要的。

  在我病的最重的时候,如果没有她,我都不知道自己现在还会不会正常。

  离婚前,公公婆婆让我放心,他们会带好宝宝。我说,如果他们带不了,我会负责的。

  离婚时,我一个人出去,租750元的房子,上班又忙,我父母又不能帮助我,难道要孩子和我一起吃苦吗?

  如果我心里好受,我就不会一直自责,不会伤心难过,也不会得上个重度抑郁

  我现在已经能完全正视过往的一切,有什么丢人的。说明我心态正常。

  哪个人能够问心无愧的说,对家庭、社会、朋友,及一切的一切,我从来没做过错事?

  你要是个完人,那你估计不是人了

  有许多人,做了坏事,还心安理得,哪会得什么抑郁啊。

  比如那个钱宁,好着哪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23
 银行的后门,也是厚厚的保险门,人一出去,便锁了。

  我站在原地,感到无助和恐惧。这时,突然听到有人叫我。转过身一看,竟然是钱宁,我一下子想哭。想不到,在这样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的会是他。
当时,我心里真的非常高兴,还觉得浪漫。其实,现在想来,对钱宁,可能当时只不过,是听见后门关的声音,想到那边不能走,顺势过来提醒我罢了。可当时脆弱的我,只要别人给我一点点小小的恩惠,我都会放大无限倍。

  感激之余,我紧紧的抱住他。那段时间,我经历了太多的冷酷无情,由于钱宁的这个举动,我觉得很温暖。钱宁赶紧拉开我,小声说:“小丫头,上面会有人看见的!”

  我笑笑,故意逗他,又抱了抱他。他吓的赶紧躲,当时,我突然发现钱宁很可爱。

  从那次以后,我不再那么讨厌钱宁。我甚至觉得,他就像我黑暗世界里的一盏明灯,给了我一点点的光明。

  那段时间,天天都能见到钱宁,渐渐的,我竟然开始喜欢见到他。哪天见不到,我竟会若有所失。他的关心,都是细致入微,往往是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个表情。

  有一次,早上他推门进来看我,看了一眼就走了。我有点生气,就给他发了个消息:“讨厌!”

  没想到,一会功夫,门突然被推开了,钱宁急冲冲的走进来,过来就亲了我一下,然后马上离开。一直到他走远,我都没缓过神来。过后,我心里很甜蜜。原来,我的一句话,他会那么在意。

  我开始责怪自己,以前怎么会那样去想他。他和别的女同事有关系,可有哪个男人不色呢,我以前的老公、小宋难道就好了吗?他能做行长,必然有他的长处。一直以来,王佩在他的保护下能过的那么舒服,说明他对女人还是好的。为什么,我一定要认为男人有许多女人,这男人就不可救要呢?

  在银行,钱宁是受人敬仰的行长,丁莉常会在没人的时候,对我提到些钱宁的事。

  “像钱行长这样的男人可不多了,对他老婆好的不得了,回去还给老婆买菜烧饭。”

  “他家里弄的可干净了,连电视机后面他都会去擦的干干净净。唉,能找到这样的老公,真是不容易。”

  每到这时,我就会拿他和老公做对比,以前老公成天在家什么都不做,结婚四年,除了洗脸洗澡,手都没有碰过水,成天对着电脑没什么事业心,有时晚上睡觉都不洗澡。相比之下,钱宁在我的眼里越来越出色,觉得他老婆特别幸福。他在我心里的印像渐渐被颠覆。

  有一次,丁莉和张其在办公室讨论。

  丁:“天天干死干活的!那么多利润全都上交市行了!”

  “也只有钱行长,还那么拼死拼活的干,早晚把老命都搭上。”

  张:“呵呵,是啊,谁叫钱行长要面子呢,什么都要争第一。”

  丁:“第一有什么用啊?!光给你几张奖状,还不如给钱实际!”

  “哎。。。。。张其。你说我们行里一年的利润能有上亿了吧,你说我们这里总共才二十多个人,把我们都当牛使呢。”

  张其是个不大说话的人,在银行他总是来了自己坐那看报纸,不大评论别人。

  丁莉压低了声音,继续说:“这银行要是钱行长自己的,那他不是发死了?少说现在也有上千万资产了!”“钱行长一年上百万的收入应该有的吧?”

  张其笑笑,“嗯。。。”

  想不到,钱宁还那么有事业心,那么上进。我以前一直以为,他是一个只知道玩女人,成天没事干的混蛋。他们说起钱宁时,总是既敬畏又崇拜。

  我想,以前,钱宁之所以会诬陷我,也许真的是王佩和娟子搞的鬼,他不是人坏,只是因为太相信别人,所以闭着眼睛处理事情。坏的不是他,而是别人。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23
 致玲姐的一封信

  姐姐,以前在银行的时候,你一直很关心我,并时常提醒我。

  我以前和你说过,我不会对别人说和我你的事情。但现在,我要把那些也写到网上。因为如果我再隐瞒,整件事就会不明不白。要坦荡就索性暴露到底。希望我你不要怪我。

  如果你看到我网上写的这些,你要是骂我,我甘愿。因为是我现在不仁不义。

  对不起。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23
  我父亲对我教育一直很严格,所以我离婚后,他接受不了。不肯认我这个女儿。就那样,我脾气也犟,后来遇到事情,我也自己放在心里,不去对家里说。只是一味对家里说好的,让他们放心。

  钱的确很高明,等我弄明白,都太晚了

十八、同病相怜

  和钱宁在一起后,丁莉对我的态度也越来越好。有时,甚至感觉到她在有意拉拢我。那段时间,我的工作量也减少了,平时,丁莉还时常会劝慰我,让我对离婚的事情想开些。还说:“你老公给银行发传真真不是人!他是让你在这做不下去。不过,我们城东可不是那样的单位。你放心,我们这里是只看工作,个人问题不会计较的。”我听了那些话,心里宽慰不少。于是,慢慢的,我什么话都不放在心里,有什么事情都会和丁莉说。但钱宁嘱咐过我,说丁莉人很坏,我们的事千万不能让她知道。所以对这件事我却是一直守口如瓶。

  但有些事,总是让我觉得奇怪。丁莉和钱宁,总像是有着某种联系。往往钱宁和我说过的话,不久,我便会从丁莉嘴里听到一模一样的。我一直认为,是钱宁关心我,所以暗地特别关照丁莉多关照我。

  但有些事,总是让我觉得奇怪。丁莉和钱宁,总像是有着某种联系。往往钱宁和我说过的话,不久,我便会从丁莉嘴里听到一模一样的。我一直认为,是钱宁关心我,所以暗地特别关照丁莉多关照我。

  总体来说,后来的一段时间过的相对平静。我心里的创伤也在这样的环境中慢慢抚平。我对钱宁,从第一次到第二次的逼迫,再到后来的关心照顾,我已经完全不怪他。

  那时,工作上,多会和信贷的内勤联系。内勤主要有玲和然然做。之前在营业部时,我和玲不熟悉,但我知道娟子很讨厌她,我好几次听到银行的人说她坏话。但说的那些又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玲离婚多年,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不容易。在上海,我见多了离婚的人,我一直认为离婚是两个人的事情,没感情走不到一起,离婚是正常不过的事。可在银行,他们提起玲时,却时常因为她离了婚,言语挖苦。

  如果玲哪天穿衣服漂亮些,娟子就会大声说:“人倒是整天穿的漂漂亮亮的,可做人怎么一塌糊涂!”

  王佩也会提到,说玲值班里老和男人电话不停,还没好气的说:“谁叫人家是未婚呢!我们没这样的条件啊!”

  有一次,玲的女儿来了,玲就在食堂带饭给女儿。又有人会说:“难怪这几天饭老不够,原来都让她带走了。你没瞧见,她那饭盒里要装多少哪!”

  听了这些话,我不但没对玲反感,反而越来越同情她。

  有人喜欢《卡门》吗?卡门的性格直率、泼辣、放荡不羁,对社会仇视,但她的性格特点能让人触摸到原始本性中追求强力和渴望自由的欲望。

  《卡门》的音乐我很喜欢,能连着听上好几遍。
匿名博友
匿名博友  发表于 2010-9-2 12:23
 嗯。我一定要重新站起来的,每次看到女儿,我都会有更大的勇气。
  我不会去另外不认识我的地方重新开始,我会在原来的地方,不会离开女儿,她的一生我都要时刻在她身边。
  让认识我的人,看到我一步步怎么重新站起来。我敢于面对一切。

  【在(木A瓜)的大作中提到:】

  引用:今天花了整整一中午,看了56页的内容,想法颇多,先说LZ以前做的那些事情吧,确实有些不妥,不过既然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不要责...</p>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qq:19916961|投诉举报|辽公网安备 21020402000478号|博瑞金融社区 ( 辽ICP备16006943号-1  

GMT+8, 2018-12-11 15:37 , Processed in 0.114280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